当前位置:首页>资讯>珠宝设计>设计师>张小川—画得了图纸做得了工匠

张小川—画得了图纸做得了工匠

来源:金大福    发布时间:2014/3/24 11:25:13

      人类制作首饰装饰自己的历史能追溯到新石器时代,那时候谁要是能戴一圈石子那真是神气。再后来兽骨、陶片都用上了,等到金属也会冶炼了,矿石也能发掘了,人们能用来装饰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多,而首饰的内涵也越来越多重。
 
      而对于首饰的创造者———设计师来说,首饰一方面是他们的作品,有如孩子;另一方面,首饰也是他们的氧气面罩,唯有如此他们才能够呼吸、表达。而通过首饰,观者也才能看到一个个折射宇宙、人生、自然,发自设计师内心的奇妙世界。

 


      干这行最需要具备的条件
 
      对生活要敏感,要广为搜罗天下材质
 
      虽然一直都在美术的路子上狂奔,但张小川并不是一开始就学珠宝设计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自己做东西,比如捏泥什么的。我上大学时国内还没有珠宝设计专业,不过,学习雕塑给了我空间概念,锻炼了立体思维。我一直都觉得首饰就是戴在身上的雕塑。”2005年去了德国斯图加特国家艺术设计学院的整合系研修;2006年去意大利米兰的时候,D O M U SA CA D EM Y正好开设了配饰专业,于是顺理成章地攻读了硕士学位;2007年回国后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问起张小川什么样的品质是一个首饰设计师最需要的,她略微沉思了一下,说了句并不崭新的话:“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这当然不是一句套话,还真是发自肺腑的。“如果一个设计师对自己周围的生活是完全麻木无感的,那真不知道他能从哪儿做创作。”当然发现的还不仅仅是灵感,作为一个设计师还要能搜罗天下材质为我所用。五金配件、真石丝线,哪些是最好的、哪些适合做什么都要靠多年的经验和天生的敏感。“我不论走到哪儿都会去找材料,可能当时并不知道这些东西会拿来做什么。我在意大利就看到一种空心没孔的玻璃球,觉得有趣买回来就做成了一系列耳坠,这种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做完就没有了。”
 
      坚守自我,耐得住寂寞
 
      如果说设计师是个枯燥的职业,应该很多人都不信。但张小川却说,要做设计师一定要有耐心,有坚定的自我,还要耐得住寂寞。
 
      “我学了首饰设计后就越来越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回国后一年的时间,基本就是在工作室里做首饰,因为有太多以前沉淀的想法想要表达。那时候除了几个项目几乎没有收入,生活也变得非常简单,除了房租和吃饭,很少其他花销。每天早晨六点起床一直工作到晚上十二点,完全不觉得累,就是兴奋。后来也非常偶然地被扉艺廊喜欢,去做展览,才慢慢被大家知道。做首饰虽然需要考虑市场,但是不要太跟风,不能说现在流行水晶了,我就去做水晶。现在金首饰好卖,我就去做金银,要静下心来。”
 
      TA在干些什么
 
      想创意、画图纸,关键还得锤炼自己的手工
 
      从前的首饰匠做得更多的事情是锤炼自己的手艺,怎么精细怎么来。现在的首饰设计师是不是完全不用管这些手艺上的劳什子,只管画好图,剩下的让工匠们去做就好了呢?张小川说,在学习的时候,一整套技艺都是要懂的。但其实手艺真的是博大精深,如果想做得好,光雕蜡的手艺都要学个三五年。虽然每个设计师都不能所有事情亲力亲为,也的确可以把图纸画出来,剩下的事情交给工匠去做。但是每次沟通中都会有损耗,能实现无缝对接的还是自己的思想和自己的手。对于设计师来说,手艺和思想的关系有点像写作,你会得越多,就如同用母语写作,头脑里90%的想法都能传达出来。如果知道得少,那就等于拿外语写作,表达的准确性会大打折扣,要是再用上翻译,可能韵味尽失。
 
      传达是否精准是一方面,手工的能力反过来还会影响创意。“我妈妈就很懂得编织,我从小就跟她学了很多钩花的手艺。这就像印在我的血液里了一样。”所以,在张小川的设计里经常能感受到编织和其他材质结合在一起的独特的“柔软”。如果不是因为和编织太过熟悉,怎么会有这样的表达方式呢?
 
      现在正在制作的一套名叫“无序”的作品,张小川用了陶瓷,还让四川的老手工艺人加上了细竹编。有几款项链里的漆器配件也是她亲手完成的。张小川说,一边做也要一边学,感觉的不是焦虑而是更大的快乐。她还说希望以后能在金工上多多加强,好好钻研一下陶瓷,看来“一入设计深似海,从此只有不断学”了。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欢迎光临金大福珠宝官方商城    点击返回全国
全国800多家门店 默认是全国
全国推荐门店:
关闭